通过把历史变成我们自己的,我们将从历史中进入永恒。

抗日战争全面展开后,正面战场上的中国军队节节败退,使得中国土地上的大量物资和设施成为敌人的可能。

湖南省会长沙是国民政府最重要的战略基地之一,节约了大量的战略物资。

1938年10月25日,武汉沦陷。武汉的机关工厂,以及大量的受害者和伤兵涌入长沙,长沙人口从1934年的38万急剧增加到50多万。

国民政府针对日寇入侵,制定了“焦土抗日”政策和烧长沙计划,即日军入侵不到15公里外的长沙时,将不能带走的物资和设施纵火焚烧,防止被日军利用。

武汉失陷前,蒋介石下令陈诚烧城,进行焦土抗战,但陈诚未能进行战争,蒋介石非常生气,立即从南岳飞往长沙,举行高层军事集会。蒋介石在会上说:“无论是食品设备,所有拿不走的工具都会被火烧掉,这一点大家都不能忘记!”

蒋介石把烧城的责任交给湖南省政府主席张治中,然后飞回南岳。

11月12日上午,张治中接到值班室副主任林伟的远程电话:“我们要用焦土换长沙!”

随即,张治中又接到蒋介石的电话:“限一小时,长沙张董事长。关闭。如果长沙沦陷,整个城市肯定被烧毁。请提前做好周密准备,不要错过!汉文等人参。”

张治中赶紧打电话给长沙警备司令和省公安厅厅长许全,让他们立即拟好烧城方案。下午四点左右,许全和许全送来了烧城的计划。张治中审图时反复说:“一是我军从汨罗江撤退后,必须等待命令开始实施;第二,空袭警报和紧急警报必须在火灾发生前发布,只有在群众离开家后才能执行。”

为了在纵火案中万无一失,张治中安排了11月13日的预演,准备重温《焚城》总指挥和长沙警备司令为凌晨四点焚烧长沙所做的准备。

晚上12点多,由第二警卫队和社会训练队组成的100多个纵火小队,把汽油和煤油的燃烧引到了准备位置,但一些队员开始往于恒身上浇燃料,长沙成了一个油库。

此时距离张治中校对还有四个小时,纵火犯们焦急地等待着。

结果那天晚上发生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。日军入侵岳阳以南250里、远离长沙的新墙河时,国军翻译人员竟然在电讯前漏掉了“墙”字,“新墙河”成了“新河”。

长沙北面有两个地方。一条叫钱新河,离长沙120公里。一个叫新河,是距离长沙市中心3公里左右的一片水陆的地名。

两地相距100多公里,但名字只差一个字。

翻译的这个失误,一下子造成了很大的灾难。因为按照计划,当日本人进入15公里以内的郊区时,实行的是“焦土抵抗”政策。

日军到达‘新墙河’并误成为离长沙仅3公里的‘新河’的消息传开后,顿时引起大面积恐慌,部门纵火人员行色匆匆,不小心引燃了之前准备的燃烧材料,熊熊大火一下子烧了起来。

此时,是凌晨2点。

省公安厅厅长徐泉看到了火灾,认为是粗心大意。这个判断是正确的。所以徐泉打来电话

当天晚上,烧城总指挥和长沙警备司令的电话一直占线,无人负责,效果是让火越烧越旺。

烧城计划对长沙老人是高度保密的。当时的人只知道疏散,不知道烧城。市民们从梦中醒来后,只能渡过熊熊大火,奔向湘江保命。

然而,那些冒着生命危险冲出火坑,跑到湘江渡河逃生的人,却苦不堪言。宽阔的河上只有几只小木船,拥挤的人群有的被挤到河里,有的因为船的小超载而沉入河中,淹死了无数人。

黎明时分,人们看到尸体在河边漂流,情况很糟糕.

更多的人,因为街上人多,跑不出去被活活烧死。

从13日黎明到17日,大火持续了五天五夜,然后自行熄灭。曾经很有钱的长沙,变成了人间炼狱。

全市60%以上的街道和庭院被烧毁,3万多人死于火海。

长沙大火扑灭了春秋战国以来长沙的文化积淀,地面文物几乎被扑灭为零。长沙作为中国唯一一座拥有2000多年稳定遗址的古城,在文化传承上一直中断,给历史研究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。人们流离失所,企业、政府机构和学术机构几乎被完全摧毁。

当时《中央日报》在社论中说:“在长沙,近30年物质和人力资源都很繁荣。在中国的城市中,长沙是重中之重。百年创作,可惜。”

这场火灾是中国抗日战争史上三大悲剧之一,也叫花园口决堤和重庆防空洞悲剧。

“一水一火”,国民党政府的“焦土抗战”政策是水火结合。他们做事太粗心了。水火结合没有杀死多少日军,但都伤到了自己人。

长沙,连同斯大林格勒、广岛、长崎,因大火成为二战中世界四大损毁最严重的大都市。

然而大火过后,日军并没有进攻长沙。消息传开后,国内外舆论哗然。

原来他们经常长时间高强度作战,当时的日军暂时无力进攻长沙。

为了给老老百姓一个交接,国民党政府将长沙警察总长温崇福和第二警察团团长徐坤绳之以法。湖南省政府主席张治中只是被撤职留用。

1939年2月初,张治中卸任湖南省政府主席后,出人意料地被调到蒋介石的随员室任主任。一年半后升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主任。这也是他解放前政治生涯中的最高职位。他的下属因为火灾失去了理智,但他被重用了。

虽然三个头落地,但人还是很难生气。一副对联在民间流传。上联是“治政绩,两个方案一把火”,下联是“中心宽容,三头永受委屈”,横批是“张糊涂”。连接上下对联和横批的第一个字,正好是“张治中”。

在我看来,这种“三头永远受委屈”一点都不委屈。

张治中在回忆录中说:“如果没有江的电报,我们就不准备烧城;我在计划烧城的时候,只注意到烧的不彻底,从来没有过早的推测。”言下之意是烧城停不下来,但是现在出来太早了。要说责任,蒋介石才是罪魁祸首。

上一篇:旅顺口热门二手房排行榜出炉 新手不用担心买房!
下一篇:热门板块输出持续 东部地区的土地最受关注!